當地時間14日,《紐約時報》報道了兩名美國原住民部落長老——傑西·託肯·阿萊和謝麗爾·託肯·阿萊——的葬禮。

由於美國抗疫不力,新冠疫情的影響在美國原住民地區加劇。面對這些長老的離世,馬斯科吉部落的發言人傑森·薩斯曼稱:“這就像是在燒一本文化書。”

“雄鷹飛走了,部落不見了,我的族人呢?”

——美國原住民歌曲《最後的莫西幹人》

幾個世紀之前,美洲原住民曾飽受槍炮和疾病之苦;幾個世紀之後,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他們再度陷入了絕境之中......

被忽略的數據 無法掩蓋的死亡率

去年4月《衞報》的一項分析發現,當時美國約80%的州公佈了各個族裔的疫情數據,但近一半的州沒有明確將美國原住民納入細分範圍,而是將其歸為“其他”。

△馬里蘭州是美國第一個按種族類別公佈新冠確診病例的州,但其僅列出了“非裔”“亞裔”“白種人”和“拉丁裔”,其餘族裔則歸類為“其他”。

甚至直到現在,仍然有大量的美國原住民在確診新冠肺炎、,甚至死亡後,都沒有被納入統計數字。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城市和保留地分佈着全美70%的原住民,他們的新冠統計數據被聯邦政府錯計甚至被忽略掉了。

被邊緣化的羣體 疫情中最脆弱的存在

美國疾控中心去年8月21日發佈的報告稱,在有明確分類的23個州,美國原住民的新冠肺炎感染率是白人的3.5倍,而死亡率約為白人的2倍。由於原住民的檢測量不足,這一數據還可能更高。

△美媒:美國疾控中心確認美國原住民中新冠肺炎確診率飆升

西雅圖原住民健康委員會官員阿比蓋爾·埃科-霍克表示,“在數據中被隱形,是對美國原住民的新型種族歧視。”而疫情更是放大了此前美國政府對原住民歧視政策的影響。

早在19世紀末,飽受壓迫的原住民就被流放至保留地。大量保留地的原住民生存環境惡劣,缺少生活必需品,甚至用水、用電都成問題,更毋庸説網絡服務。而無法上網、不能及時獲取防疫信息,加之幾代人、聚落式的生活方式也加重了疫情的傳播。

△美國原住民在當地超市貨架上挑選食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幾十年裏,大多數原住民保留地的食品主要是政府提供的工業化食物鏈產品:豬油、罐裝食品等,這也重塑了二戰後美洲原住民的飲食習慣。

除了將原住民限制在保留地中,美國政府對美國原住民長期採取的“幫扶”政策向當地居民提供廉價的高熱量食物,導致本就被“圈禁”缺少足夠收入的保留地原住民大都以廉價的高油、高糖食品為生。這使得美國原住民的糖尿病、心臟病、癌症的發病率顯著提高。

根據健康研究機構凱撒家庭基金會的統計,34%的18歲至64歲美國原住民患有長期慢性疾病,這意味着他們一旦感染病毒,將迅速轉為重症,甚至面臨極高的致死率。

△納瓦霍保留區的一個小型醫療中心裏,只有一名醫生值班。

基礎設施和醫療資源的短缺在疫情中暴露出更多問題:醫療資源、防護裝備不足;醫療設施簡陋,醫生短缺;醫保覆蓋率低......

這些都致使原住民成為疫情中最脆弱的羣體之一。

被美國政府“拖累”的部落 失衡的財政補貼

疫情暴發後,美國政府淡化疫情威脅,致疫情不斷惡化。面對在疫情中不作為的聯邦政府,原住民只得自我抗爭,他們一方面主動採取封鎖、隔離和佩戴口罩的抗疫措施,另一方面嘗試通過法律手段向聯邦政府施壓爭取獲得經濟援助。

2020年4月,南達科他州蘇族部落在其領地外高速路上設立檢查站,嚴控非本地居民進入他們的生活區域。然而,南達科他州州長克里斯蒂·諾姆卻稱將起訴這些部落。

△南達科他州向兩個原住民蘇族部落下達的“最後通牒”

作為美國最大的原住民保留地——納瓦霍保留區——該地新冠肺炎感染率曾一度超過紐約。為擺脱危機,去年4月25日納瓦霍保留區連同其他10個保留地起訴美國政府的疫情紓困法案沒有公平對待原住民。

6周後,美國財政部終於撥款6億美元幫助原住民應對疫情,但其中5.7個億都分配給保留地原住民,佔原住民比例更大、居住在城市的原住民僅能分得3000萬。在未能有效抗疫致使大量國民失去生命時,美國政府明顯帶有傾向性的撥款反而攪起了城市原住民對保留地原住民的不滿。

疫情“敲響”印地安文化的悲歌

△美媒:圖拉利普長老死於新冠肺炎,這對部落而言是巨大的損失。

這場大流行帶走了太多原住民精神領袖,畢生致力於推廣原住民藝術和文化的原住民領袖馬歇爾·麥凱,備受尊重的立巖蘇族長老傑西·傑伊·泰恩·阿利夫,圖拉利普部落族長拉爾丁·威廉姆斯和她的妹妹克里斯汀·埃尼克,還有能流利地説喬克託族本族語言的傑裏·金索芬......

△納瓦霍保留區原住民保留地因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的年齡分佈

多年來,美洲原住民以部落老人口述來傳承歷史,但疫情讓這些高危人羣相繼感染病毒,並最終離世。這給原住民的語言、傳統習俗和文化的傳承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北達科他西部的立巖蘇族部落領地的平原墓地裏,多位在疫情中逝去的祖父母、女族長和長老長眠於此。

為確保傳統文化不會消失,當地原住民自治組織決定優先為會講母語的人接種疫苗,但這也面臨着新的難題,居住在偏遠地區的老年人通常沒有辦法前往醫院進行接種。此外,美國政府長期對原住民的壓迫歷史,更加劇原住民們對疫苗的懷疑。

面對着連死亡數字都能被模糊、忽略的數字表格,疫情中的美國原住民們或許只得無聲悲歌。

監製丨陸毅

製片人丨趙新宇

主編丨崔翀

編輯丨王瑤 金律成